www.qg777.com

“巧、快、勇” 取得清风店大捷_凤凰军事

原标题:“巧、快、勇”7万人,齐集显示我军变通机动的战略战术。原标题:“巧、快、勇”7万人,齐集显示我军变通机动的战略战术。用活了一个“巧”字。清风店大捷是解放战争时期围点打援的经典战例,打援的战机和目标都是我军积极出击、造势发作的,充实显示我军指战员不拘一格、随机应变的指挥运筹能力。

  遵照晋察冀军区原定作战方案,我军将出击保定以北地区,围攻北平南大门、平汉铁路咽喉之地徐水县,吸引邻近保定、固城、容城之敌来援,以便在运动中淹没他们。战役倡始后,我军围点打援未获胜利,保北地区敌军猬集一团、无法瓜分淹没。战至17日,我军正准备向平汉铁路以西转移以诱敌西进,忽获悉保定以南石家庄的国民党军主力罗历戎第3军北上来援。

  在获悉敌情变化后,我军指战员当机立断,只用不到半个小时时间,就变动原定谋划和作战预案,留下4个旅兵力死守徐水邻近阻击敌人,为主力歼敌篡夺时间,其余部队立刻南下合围敌第3军。从应变能力比力看,我军的决策效率和指挥艺术分明高于对手一筹,第3军虽是强敌却位于保定以南地区,同保定、保北和石家庄等地敌军都有必然隔绝,孤立无援。

  我军长途奔袭、黑虎掏心,表面上是兵行险着,实质上是避实捣虚,蒋介石南北夹击我军的幻想,也因此成为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笑柄。

打出了一个“快”字。清风店大捷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战役,预设战场距我军主力较远,胜与不堪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敌我双方的机动速度。从石家庄出发的国民党第3军距清风店只有约45公里,而晋察冀野战军主力当时还在保定以北邻近作战,部队离清风店最近约75公里,最远达125公里。

  如不克不及抢在敌人之前赶到,第3军就有没关系南逃或与其他敌军靠拢,淹没战没关系会打成消耗战。为抓住战机,晋察冀野战军司令部专门发出作战动员令,“务必掉臂任何疲乏,决断奉行命令,不怕夜行军、急行军,不管吃不上饭,没水喝,掉臂连天连夜地战斗,不怕艰难,不叫苦,不许冷遇,走不动也要走,爬着、滚着也要追”。晋察冀野战军主力枪不离肩、马不卸鞍,从东西两面绕过保定,日夜兼程向清风店地区猛扑。

  我2纵4旅原定任务攻击徐水,后转移到徐水东北容城一线打援,尔后南下清风店,不断作战8个昼夜、绝不停歇。解放军凭着这股不断奔袭、不堪不断的速度和劲头,硬是用双腿跑赢敌人的汽车,一昼夜时间走完100多公里路程,于18日凌晨把国民党第3军合围在清风店地区。这一急行军速度,改革了当时全军纪录。在清风店战役打响后,国民党第11战区司令孙连仲仍然猛烈猜疑:“共军连辆汽车都没有,靠什么在20多个小时内从保北赶到保南的清风店?”要求罗历戎率军急速北上告终南北夹击任务,不外没过多久,他就取得了第3军全军覆没的消息。

  彰显了一个“勇”字。清风店大捷是一场运动围歼战,淹没包围圈内之敌的时间窗口转瞬有限,倘使战时拉长或阻击不力,敌就有没关系突围而出。战役中,解放军表现出勇敢刚烈的战斗作风,阻击部队打得刚烈、围歼部队攻得凶横,真正做到《孙子兵法》中所说的“其势险、其节短”。在18日至22日的保北阻击战中,我阻援部队在装备落后的情况下,与援敌屡屡冲杀、白刃肉搏,以4个旅兵力遮住敌5个师10多个团的嚣张进攻,予敌以大量杀伤,把援敌封锁在清风店战场外。

  在清风店围歼敌第3军的战斗中,指导员李德胜一人冲到敌军盘踞的院子里,拉响10公斤的地雷、连投出10几枚手榴弹,引爆敌人弹药车。共产党员高老二靠着刺刀和一身虎胆,指挥6位战士处分敌1个美械化连。战士邢树其独身杀上房顶,冲锋枪直扫敌指挥所。晋察冀野战军司令员杨得志在回忆中称赞,“短兵相接,人民战士从置存亡于度外的革命英雄主义中迸发出来的智慧和力量是无法揣度的”。

  (作者单位为武警新疆总队南疆指挥部)